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安琪家园 安琪故事

安琪故事

阿凤,天堂里一路走好 ――怀念安琪之家的一位好朋友
发布时间:2017-09-08,查看次数:737

阿凤,天堂里一路走好

――怀念安琪之家的一位好朋友

 

江哥/撰文

 

我们今天所深深怀念的这位好朋友,就是刘琼凤。

刘琼凤女士,于2017年8月17日19时09分,因病无法医治,安然辞世,享年48岁。她的英年早逝,让她的家庭、她的孩子,还有我们众多的朋友们,全都无限伤感,深深悲痛。

我们怀念刘琼凤女士。我们都亲切地叫她“阿凤”。

我们大家认识阿凤,全都是因为上帝所安排的、各种各样不同的缘份。上帝把阿凤赐给我们,是想让我们的工作和生活,能够拥有更多一点的笑声和意义――而我们的阿凤,也的的确确真正的做到了这一点。

我们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,也许并不能很清楚、很全面地记得,在阿凤短暂的一生中,她曾经为我们做过什么。但是,我们全都很明白,她是我们最好的朋友,最真诚的伙伴,她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温暖和回忆――她是我们当中的开心果,没有她,我们的生活不好玩!

 

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回忆起,阿凤有许多优秀的品质――

她是一个勤奋的劳动者。她一生都在操劳,在辛苦的谋生。面对生活的坎坷和家庭的不幸,她始终都在非常理性与沉着地应对,从未放下过肩上沉重的担子,从来也不怨天尤人。她爱她的先生,爱她的孩子们。她乐意给她的家人以最大的关爱与呵护。

阿凤爱美,也同样热爱生活。在重症病房探望过阿凤的朋友们都知道,即使躺在病床上,即使处于昏迷状态,她依然还是那么美!

阿凤为人正直、善良、慷慨,一辈子记人大恩,忘人小过。在现实生活中,即便是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,她也从来都是坦然接受。相反,她的一生中曾经有多少次帮助了别人,已经没人再记得住了。

阿凤不是名人。但是,她不欠别人的债,不欠别人的情,一辈子没做过亏心事。她心地坦荡,心灵纯净。

她操劳一生――她给家里买了房,置了产业;她操持着让一儿一女都成了家,并且几乎同时当上了奶奶和外婆;她的职业绩效也在步步上升。

阿凤乐于助人。她曾多次参与公益慈善活动,并捐出自己的劳动所得,去帮助那些特殊残疾孩子,和一些需要帮助的人。

她是一个平凡的、快乐的老百姓。

对我们而言,更为重要的一点是――阿凤是我们安琪之家的一位资助人。

非常可惜,眼看着往后触手可及的好日子,她却再也无法享受了。

――这就是她之所以让我们长久怀念的地方。

 

在安琪之家长达十五年的风雨旅途中,有超过上千位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,在不同的时间段伸出了援手――阿凤就是其中之一。

安琪之家的创办人王芳老师,曾经写过一篇题为《有一种美丽叫“缘份”》的随笔,其中写道:安琪之家与许许多多的朋友的结缘,全是出于上帝的恩赐。

――阿凤也是如此。

 

2007年的农历中秋节。当时,安琪之家面临着第三次严重的财务危机。作为安琪之家的理事会成员,我肩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一定要摆脱这种压力巨大的困境。

但是,我已无能为力。

此前的整整一个月,我马不停蹄地,穿梭拜访了总共27家本地国企和私企,动之以情兼晓之以理,苦口婆心地游说老总们,期待他们能够伸出援手,多少拿出一点什么,帮助安琪之家度过眼前这道难关。

结果是――老总们全都无动于衷!

 

我的上门拜访并不是盲目的――本地主流媒体的不同角度的报道与渲染,令我本能地产生了一种直觉:这27位老总,全都是身家丰厚得令人咋舌的富豪;而且,他们也全都“热心公益慈善事业”。

我坚定不移地相信,老总们也许并不知道安琪之家所面临的困境,但只要我亲自上门求助,就肯定不会毫无所得。

因为,依据媒体的报道,他们全部都是“成功人士”;在他们当中,即便是拥有财富的最少者,身家也在三千万元以上。

――再一次验证了《红楼梦》中刘姥姥在大观园里说的那句话:“您老人家拔根毫毛,比我们的腰都粗!”

 

然而,我的真诚的拜访和求助,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――拜帖递上去后,11位老总选择避而不见;6位老总让我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冷板凳,而后三言两语将我打发;其余10位老总认为“这不关我们的事”!

他们全都告诉我,“这事”是可以“考虑考虑的”。

然后呢?

当然也就没有什么“然后”了!

甚至,有六、七位老总这样说:“钱不是问题。但是,我是一个商人,做这种事(善事),对我有什么回报?”

我在赞赏对方是一位精明的商人的同时,也很想问问他们――面对着需要帮助的脑瘫孩子们,你想要得到什么样的“回报”呢?!

这话我说不出口!

所以,我只能两手空空的“回家去了”。

我当时很困惑,也很茫然――倘若连心灵的“家园”都不存在了,渲闹的都市与死寂的荒漠又有什么区别?我们又能“回”到哪里去呢?

 

肯定是出于上帝的安排――在这个关键节点上,阿凤出现了。

那个中秋节晚上,朗月星空;我的好朋友陈军先生,邀请我来到邕江边的一艘游船上,共度佳节――陈军先生的态度是强硬的,不容拒绝,也不问一问我的心情好坏,是否郁闷。

从外表上看,陈军先生与任何一位底层市民没什么两样,站在大街上毫不起眼;但他的身份,却是一位优秀的刑事警官。

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,在一起解救被犯罪嫌疑人从新疆乌鲁木齐拐骗到广西南宁的4位维吾尔族少女的事件中,作为媒体记者,我和陈军警官以及他的同事们,有过一次长达52天的密切合作。该案件后来得以圆满解决――多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;4位维族少女得以护送平安返乡;陈军当时所在的新城派出所被共青团中央、公安部联合嘉状为当年全围“十佳青少年维权典范”。

我和陈军警官,也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后来,陈军警官因故离开了警界,但我和他之间的友谊,却一直在延续,从来有过丝毫改变。

因此,他对我的中秋之夜的“赏月邀请”,才会如此的“强硬”。

游船上,陈军为我和另外几位朋友备好了雅座和饮料。

这时,我看到,陈军的身边有一位相貌很周正、性格又极爽朗的女士――她就是阿凤。

 

陈军和阿凤很高兴的请朋友位“劈酒”(南宁本土方言,意即“狂饮”)。然而,心累已极的我却丝毫始终提不起“劈酒”的兴趣,相反却大煞风景地把自已遭遇的烦心事,婆婆妈妈、絮絮叨叨、反反复复地倾泄了一通,全然没有感觉到,自己是把朋友们当成了“污水池”。

陈军和阿凤是天生的倾听者――他俩从头至尾,只是在认真的倾听,而不置一词。

到后来,阿凤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人同命不同,各家有各家的难处,谁也跑不掉,也躲不开。只不过,你如果不怕事,或者不把它当回事,那么,它就不算什么事!”

话浅,理不浅!

我很惊讶:阿凤居然有着这样的生活智慧!

 

当晚的邕江两岸,在长达三公里的范围内,有成百上千的市民在燃放“孔明灯”――无数的“孔明灯”接连不断的冉冉升起,在秋季的冷月星空中,构成了一幅美丽绝伦的、令人无限暇想的风景图案。

阿凤去买了两盏“孔明灯”,将其中一盏交给我,我亲手点燃了“孔明灯”腹中的那根防风蜡烛。

阿凤告诉我:“孔明灯为什么能升上天空?因为它心中有一团火!”

――这是否是上帝在提醒我:遇到困难,绝不要轻言放弃么?

于是我明白:倘若别人的“孔明灯”能够升起,我心中的“孔明灯”也同样能够升起――只要你心中“有一团火”!

当天晚上,我喝高了!

 

2010年起,我和滕国雄老师合作,携手创办了全广西乃至全国范围内的首个慈善艺术品牌――“爱佑安琪慈善交响音乐会”,旨在通过门票销售的方式,为安琪之家服务广大脑瘫儿童的慈善项目筹集善款――每年一届,至今已举办了七届。

阿凤参与了其中的四届。

只要身在南宁,她必定参与。

我粗略地统计了一下:阿凤在这四次的慈善交响音乐会上,购买门票款总计为7600元。不仅如此,她还游说了她的朋友们一同前来共襄善举,购票总计也达到了13500元。

在某次音乐会开场前,阿凤告诉我,她有一位残疾的弟弟,因为没有得到有效的医治和护理,早已故去;所以,现在,她希望能以襄助音乐会的方式,对安琪之家表示支持!

在阿凤的告别会上,我对她说――“阿凤,你一直想做个好人。事实上,你的的确确就是个好人。今天,在这里,我代表那些脑瘫孩子们,再一次谢谢你!”

阿凤,你听见了吗?

――阿凤一定听见了!

 

阿凤走了。

她的一生,很短暂。

她也走得很突然。

而我们活着的人,也全都明白――生活还是要继续!

阿凤用她短暂的一生告诉我们:做人,要正直、善良;要有爱心、有担当;要关爱家人、关心朋友;要勤奋劳动、甘愿奉献;要真诚善待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――要永远热爱生活,永远对生活充满信心。

 

阿凤走了。

我们都很难过,很伤心。

我们都会长久地怀念她。

 

让我们一起来向上帝祈祷:

――亲爱的阿凤,你累了!安息吧!天堂里一路走好!

 

我们相信,阿凤的在天之灵,一定己经找到了回家的路。

 

2017年9月5日

分享到:

联系安琪

安琪之家北湖校区(儿童中心):广西南宁市北湖北路42号2楼 电话:0771-4923280 安琪之家奥园校区(青年中心):广西南宁市奥园北京组团9栋3单元101、102室 电话:0771-4897240